作者: 林淑儀

在一個全球的會議當中,二個陌生的女子認識了,香港的Dr. Selina與印度的Dr. Hitkari在台灣首次見面。

 Selina是路加傳道會中華牙醫服務團團員(以下簡稱CCDS),她向Hitkari訴說這些年在非洲肯亞、中國西安及尼泊爾等地義診的經驗,吸引了Hitkari想知道是甚麼樣的力量,能夠讓一個女子到蠻荒之地照顧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從此Hitkari開始跟著Selina去走走,走過肯亞、西安、尼泊爾,Hitkari相信這是一群「好人」,這個基督教信仰的力量總是能召聚到一群好人,2015這一年Hikurin邀請CCDS來到她的祖國印度孟買照顧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這一行報名了十三人,分別是CCDS團長呂健平、團委龔慧儀及趙旭昇和臺灣北部的關德錦、陳其翔、周明瑩,西部的林美蓉,東部的呂恩賜、吳葉仁惠、林淑儀,緬甸籍的林玉芬、美國加州方丹尼及澳洲黎暉,出發前幾天慧儀醫師及明瑩牙科助理雖然因故取消前往,但直至離境前都仍然與團隊一同商量討論、籌備及整理行李。

抵達印度已是深夜,程車至下榻的住處,沿路由窗望外看,隨處都有人臥睡在地、有人倚牆睡、有人睡在車子的輪胎旁、還有人躺在轎車底下…因為這裡比較安全及溫暖嗎?短短二百公尺,約有一百人沿路睡。我不住的以主禱文祈禱,甚願主住進他們心裡,翻轉他們的生命,給予他們平安。

白天我們步行至附近的基督教女青年會(以下簡稱YMCA)附設學校開始事工,這條路的左邊望去是冷氣樓房,右邊看去是臥地蜷縮的婦女及孩童,以及牛、馬、羊及鴿子、烏鴉、貓、狗、猴群、人…全在我眼前共同生活著,地上滿是似白雪的鳥糞,若有機會,鳥糞就落在行人的頭上,我開始想「我可千萬要閃躲機會呀!」。

 Hitkari邀請她的教授一同參與,當地的牧師帶領眾人禱告之後,大家各自架設看診的場地及動線,與印度的同工說說話,適應一下彼此的台式英語和印式英語,學上幾句常用印度語「namasde(你好)」、「suba(早晨)」。在老師細心的安排之下,我們這幾天為全校750名學生健康檢查及看診治療,並且在最後一天讓附近的居民也都能來就醫。我們架設一個口腔檢查區、四個牙科診療區、一個醫科看診區及領藥處,牙科為需要的孩子補牙、洗牙,若遇到要拔牙的學童,教授會耐心的解說並請徵求家長的同意,隔天再來拔牙,我看著年已70幾歲的教授耐心的教導孩子充分地張大嘴巴、仔細地檢查每一顆小牙齒,心中非常佩服,牙科助理美蓉一個人忙進忙出,關醫師不時的伸出援手幫忙遞器械和整理牙材,有時幫忙哄著淚汪汪的學童,可愛的團長和大眼丹尼及溫柔的暉姐、玉芬戴著頭燈一一治療,醫科的其翔醫師以一人擋千人,一連看這麼多人,也能聽診出心雜音的病患及用耳鏡診斷中耳炎,真的是了不起,也多虧了印度小姐Pooja在一旁翻譯解說,讓病患的問題可以清楚的讓醫師知道,領藥處的仁惠和淑儀在走廊間焦頭爛額,因為這裡光線佳、通風好,可以視線清楚及思緒清楚的準備藥物,但是面對許多二分之一顆、四分之一顆的孩童處方,真的得發揮出八爪章魚的功力呀!恩賜拿著單眼相機為醫療團隊做最詳盡的紀錄,也在穿梭間發現同工的需要,給予適切的幫助,而Hitkari則來回於診療及衛教室,當一個班級診療完時,她拿著牙模及牙刷,用印度語教導如何拿牙刷、如何刷牙、什麼時候要刷牙,是的!教育才是根本,希望在我們的教育與治療之後,他們的健康能夠改善。

傍晚Pooja帶我們去她的學生家探訪,好似跟著電影的步調進入蜿蜒曲折的窄巷,家家戶戶的門都是開著的,許多小孩跑來跑去,扛水的婦人及嬰孩的哭聲,使得窄巷顯得溫暖,這是一個遊客不可能到的地方,迷宮式貧民居,我稍稍停一下腳步探視腳邊的貓兒,抬起頭來,已看不到我的同工,小跑幾步,在轉角的末端,再次看到熟悉的背影,趕緊跟隨在後。我問這學生「你怎麼認識Pooja的?」,他說「Pooja來到這裡問許多孩子,誰想要上學?大部分的人都只想玩,而我想上學,媽媽很辛苦,我非常的愛她,我希望有一天我家可以有改變,我每天走到大馬路口,老師都會來接我,上學讓我學到很多知識」,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There is power in the blood of the Jesus,it wash white as snow」,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渴望,等著被挑動,等著被改變,期待white as snow。

末語: Hitkari是傳統印度信仰,此行她密切的與YMCA接洽、帶團員去教會、跟著唱詩歌以及凡事感謝耶穌,雖然她還沒受洗,但眾人都看得出她已走在屬神的道路上,阿們!

縮圖合併.jpg 

義診小笑話一

來到印度每天每餐都吃咖哩及洋蔥,飯後的一道甜點有夠給他sweet,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咕咕。有一天我們很榮幸的參加一場聚會並獻詩「輕輕聽」,現場齊聚世界各國人,不同的面孔有著同樣的平安感,這是從神而來的,我們都領受到。女主人在臨行時送我們每一位一瓶西打,喝得我們一身沁涼,kawn 突然唱~要慢慢喝我要慢慢喝~瞬間 magic眼白了一下~嗝~她的小咕咕發自內部的回應,眾人驚訝 ~ 這是神蹟呀!

後記: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咕咕,Joseph是pupu、Theodal是 kwalakwala,Kwan 是balabala…then~我快暈了,無法續記

但是Denny的咕咕跟印度菜無關,that's beer's wrong ;)

義診小笑話二

回想這幾天在藥局陪伴的rizpah、ruby、nazima、rishma、enema….,每唸一遍每笑一遍,還有脆笛酥和高麗菜,而我只願我一直是那玫瑰花(惠惠說她當牡丹花就好) ,Who need enema?

義診小笑話三

藥局的惠惠不斷的練習印度語「早上morning is suba、中午noon is dupahar、晚上evening is sham」,包完藥小心翼翼的拿給印度小姐並且說舒跑、都飽…,印度小姐睜大眼睛盯著惠惠三秒之後說「You can speak English,morning、noon、evening」- -“

紙飛旁聽之後立馬學會「速霸、啾霸、閃」(中意:吸飽、很飽、閃)…so easy

義診小笑話四

印度的交通實在讓人不敢恭維,一日下午,光天化日之下,紅燈停、綠燈行,但燈號一換卻全車都停,因為直行的動彈不得、橫行的車車緊相連,我們就在眾司機都在思考之時,快速過馬路,此時摩托車急駛穿過,啊!阿門!感謝主!我們毫髮無傷,眾人馬上排排站清點人數,順便照一張死裡逃生的團體照,行經的印度人都在看我們,暉姐說「這印度人一定覺得奇怪,只不過就一堵牆ㄅㄟ,這些人照個甚麼呀?」

義診小故事一

一路上細心守護我們的美蓉姐,在開工前把牙科備妥後,都會來看藥局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她一個人要搞定八位牙醫,而我和惠惠只要對付保羅一人,真讓我汗顏。而當晚上六點時(這裡都八點吃晚餐),她總能在小小的包包裡拿出東西安慰我們的小咕咕,難怪明瑩說這是一位小叮噹姐姐,真的見識到她的百寶袋及領受到五餅二魚,有一天,我還親眼看到她自包包裡取出一個凳子,這下子讓我目瞪口呆。

義診小故事二

本團七位醫師三位護士及一位單眼掌鏡人。N次瞇瞇眼的用單眼使用單眼相機,每一瞬間總能拍N次,教我們看到不同光影的美,明白美還能更美,只要你願意花點時間調一下調一下再調一下,當醫護人員專心在醫療時,他為我們拍下認真時候的美,拍下我們憐憫的心腸及眼前渴望的臉,他充分發揮湯姆克魯斯mission  impossible的精神,在窄路的公車亭,突然間一躍上杆,拍下眾人的笑臉,畢竟在台灣聽聞許多印度公車意外事件,這一刻,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經驗。

另外, N次真的很特別,面對愛笑的我們,每每照相抖抖抖(ㄘㄨㄚˋ),他會借我們肩膀靠一下,如果還抖,那就用面積大一點的肚腩墊一下,如果還抖,那 …N次的單眼照給你,比較快。

補充:N次的室友說,他常坐在馬桶上po照片,哦!原來有味道的照片是這樣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mmccds 的頭像
ccmmccds

ccmmccds的部落格

ccmmcc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