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非州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在這個暑假終於有機會實踐,而且很幸運的是參與義診團。在到非洲之前,其實一直很懷疑究竟我們真的能給予當地的人幫助嗎?甚至他們真的需要幫助嗎?還是我們這些自稱先進國家去做所謂的幫助其實只是污染了他們單純的心靈呢?

   到了肯亞的前一天我們睡在飛機上,一頭昏的降落在非洲。到的時候機場還是暗的,後來才知道其實是停電。昏沉沉的回到rosa,一進房間,累積的睡意爆發,忘了集合的時間。於是我第一次集合就遲到了。再怎麼不甘願,罰款還是得繳的。從此之後對集合的時間就特別的敏感。第一天的city tour 去了長頸鹿園,跳蚤市場等觀光場所,對於肯亞的人和氣氛開始有點認識。一開始到肯亞,就注意到肯亞的行人怎麼特別多,怎麼隨時都有人走來走去,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大家為了省車錢,紛紛選擇走一兩公里的路去上班工作。很奇特的是,肯亞白種人人數沒有想像中的多,反而是走在路上看到華人是習以為常的事。肯亞的道路上,一個紅綠燈都沒有,但是奈洛比的車子很多,所以一到上下班時間,整個奈洛比塞得水洩不通。雖然很堵很擠,但是卻不會頻繁的換車道按喇叭,所有人很安分的繞著一個個的圓環等待。然而在這個時候,車旁開始出現一個個叫賣的小販,賣著稀奇古怪的物品。換個方法想其實有點像是坐在車上逛市場,塞車時看著也是挺有趣的。

  義診的每天早上,天還沒亮時我們就已經在車上了。奈洛比的清晨很冷,我們拖著有點疲憊的身軀包著大外套,在車上晃阿晃的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車子從寬敞的路上拐個彎,路面開始顛簸,雷鬼音樂漸漸大聲,行人也多了起來,彷彿開進了市場。終於喀一聲,車子停在泥磚路的盡頭。迎面而來的是一段由泥沙和垃圾堆成的路。第三世界國家通常有一種味道,但這裡的味道是不同的。人味、汗味、土味、羊味、雞味、臭水味全部混雜在一起,這就是muculu的味道。走在這條路上,天還沒亮,街上的行人用不同的語言像我們打招呼,雖然有許多聽不懂,但此起彼落的How are you和真誠的微笑,多餘的言語也不必多說了。聽一些老團員說Comido school 從一開始的一塊空地一年一年增建到現在已經頗具學校的規模了。到的時候,有些學校的學員已經到了,在空地上追著跑著,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我們架好東西,開始我們一天的義診。

  前面兩天我在護理組和藥局裡,幫忙量體溫和包藥。從一開始包得不順,寫藥袋幾乎每袋都要問一次芳儀姐,到後來漸漸熟悉藥名可以比較獨立運作,中間也學會了不少東西。在上個學期我修的是寄生蟲,在肯亞寄生蟲是常見的疾病,每此看到打蟲藥都會湧起一陣熟悉感,特別溫馨。黃醫師和錢醫師,如果遇到一些特別的case,便會不辭辛勞的教我們。有太多case或許是台灣永遠看不到的,雖然我們還沒學過病理藥理,但是聽黃醫師和錢醫師的講解,真的學到很多。

 在之後義診的時間,我被分配去幫忙帶小小孩。小小孩童純真的眼神,不帶一絲虛偽。小黑豆們像是玩具總動員裡的綠色娃娃,一個人說了些甚麼,其他人馬上爭著模仿,總是純真得讓人又想哭又想笑。或許我們會覺得他們很窮很髒,但是或許也是因為它們一無所有,才會擁有令人稱羨,純潔的心靈。耶穌就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國正屬於這樣的人。在這裡或許得到了印證。

我問過Melody師母,我們帶來的物資,會不會也帶來「先進國家」裡的貪婪虛偽?有沒有可能會玷汙了他們的心靈? Melody師母說,在一無所有的時候,任何的一點物資都是極其珍貴的。後來仔細想想,發現那些心靈甚麼的,其實是在物資充裕的時候才能擁有的奢侈享受,我會這樣問,其實是沒有意識到我所擁有其實是充裕的。

 或許ㄧ開始擔心我們有沒有幫助他們其實是多慮了。不管我們教的東西他們學會了多少,不管我們給的藥有沒有用,他們有沒有亂吃,不管我們所做的一切到底效用有多少,至少在我們做的當下,我們是樂意的,他們是快樂的,而且也是上帝看為美好的。神說:做在弟兄中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在去肯亞之前,我一直問上帝,我去肯亞究竟是要尋找甚麼?給予甚麼? 我只是一個凡人。在回來之後,我還是問上帝,我在肯亞我做了甚麼? 我給了甚麼? 我得到了甚麼?一路上我被罰了錢,弄壞了手機,跌了跤,做錯了事,還差點搭不上飛機,實在算不上是一趟順利的旅程。那這趟旅程,我究竟做了甚麼?在每天晨更的時候,講到了馬太福音中耶穌的故事,一天一天從耶穌的家譜講到耶穌被釘死後復活升天,在跟耶穌有更深的認識後我發現,我們在這裡做的事,其實是在仿效耶穌。將我們所有的,給予那些弱小窮殘疾的,盡可能的帶給他們喜樂和希望。能夠做耶穌做的事,本身就是幸福的。

  2016.9.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mmccds 的頭像
ccmmccds

ccmmccds的部落格

ccmmcc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