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前的恐懼

        醫師開始召集有心人時,媽媽就雙手贊成,把彥萍和妹妹推向這次的計畫。開始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什麼東西都不懂,英文不好成了我與協助我們的牧師溝通最大的障礙,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其他醫師協助我聯繫行程上,所有需要的物資、器械,我只是照著醫師的指示辦事,就算到了離開台灣前四小時,我還是覺得心裡不踏實,行李一看再看,少部分的耗材,因為擔心多帶了一些,但是看診人數正好超出預期,讓原本多出來的紗布、棉花、衛生紙等等耗材派上用場,算是這一個月緊張,最大的收穫之一。

看過許多資料,知道柬埔寨人的生活跟我的生活圈大不相同,我自己想像大多數人不穿衣服,會一直吵鬧,然後我跟大家語言不通,這麼多的畫面卡在一起,跨出家中大門時,可以說是踏著沉重的腳步,心不甘情不願的出門,興奮了一晚,也沒好好睡上一覺,連眼皮都像吊著幾斤重的豬肉,每次睜眼都覺得疲憊不已,但是想到還有這麼多人需要救援和幫忙,我能做的也就眼前這一點小事了,沒有不出門的理由,於是跟著妹妹辛勤的奔跑到接我們到機場的車。

彥萍2.jpg

彥萍提供.jpg

貧富差距,看見台灣的隱憂

        才剛落地,眼睛瞪得老大,心想:「還好嘛!沒有很落後啊!這裡應該有廁所吧?」出了機場,倫林牧師接機,我們花了好大的功夫把行李輪番上車,車子的後座都讓給器械坐了,當時攝氏三十度,太陽真的很大,曬個五分鐘,脖子就有刺痛感,然而這是七天來太陽最大的一天,接下來的每一天,一天比一天冷,不過只要有在看診時,身體和心裡都很溫暖。

車子開出城市,道路就開始「黃煙」四起,到處都是機車,我們的車每經過一臺,就叭一聲,我也在這叭聲中沉沉睡去,隱隱約約看見路邊的房子由水泥變磚房,由高樓大廈變高腳屋,由機車到徒步前進,最駭人的是後面一段路,所有的家禽家畜,各個都瘦骨如柴,看起來面黃肌瘦,想到我們這幾天的便當,就是吃牠們所剩無幾的肌肉,就覺得於心不忍,但是餓的時候,才沒有管這麼多,醬油拌飯配這些零星的肉塊,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我在臺灣衣食豐餘無缺,我沒有想過我沒穿衣服是什麼滋味,看到偏鄉的孩子,衣服大小不合身,甚至沒有衣服,露著「小弟弟」在路上跑,跌倒了再站起來,笑著流鼻涕,不哭不鬧,反觀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是不是我們給孩子太多?我覺得在台灣的孩子很脆弱,人生路上多少碰碰刻刻,難道我們就不能安靜自律、自立自強,總是盼著旁人的協助,盼不著就怨天尤人,在地人很容易滿足,沒有錢,但也不怕人偷,換個角度想,我們的內心似乎也沒有比別人富有。

FB_IMG_1455345055241.jpg

彥萍3.jpg

收穫,再出發

        物資缺乏時,需要的是堅強且上進的心,對身邊周遭的環境滿足是一個愛自己的好習慣,現在我回到中華民國,我會努力實踐我們醫師的下一個計畫,募集二十臺手提電腦,栽培在地上進的學子,習得一技之長,將來可以靠一己之力過生活,生活無虞更能回饋鄉親,造福更多需要的人。

12747268_1552849815029767_2492180821161545117_o.jpg

彥萍4.jpg

文章標籤

ccmmcc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