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人林振渠,十幾歲時到廟中為其家人「借壽」,將他的歲數借與垂死的家長,希望能再多活幾年。這事以後,他就得到兩個鬼與他作朋友。每天到了晚上,這兩個鬼就到他的住處閒談,只有林振渠可以看見,別人連聲音也聽不到。他們相處起來很投機,對於林振渠也沒有什麼妨害。

有一天,林振渠失業了,一時之間找不到事,非常苦悶。鬼就說:『我教你看病好不好?』

林說:『我沒有學過醫,如何會看病呢?』

鬼說:『不要緊,我在你耳根告訴你怎麼辦,你就怎麼辦;告訴你怎麼說,你就怎麼說。』

林振渠沒有法子,就照他的話去行,真的掛起醫生招牌來了。他看病時不按脈,不問病源,只讓鬼在耳根告訴他該說甚麼,而且說的很對,很靈。患的是甚麼病,幾時開始的,有甚麼情形,說的一點也不錯。如何開方也是鬼告訴他的,所開藥物皆是奇怪的東西,例如房上某處瓦下的土一杯,某處牆腳下野草一點,再加上一隻蟲子蠍子等等,而且吃了有效。於是林振渠就大大有名起來了。

其實為甚麼會這麼靈呢?原來是第一個鬼先將某人弄出疾病,第二個鬼再去「醫好」他,難怪能有效!結果兩個鬼這樣唱雙簧,病人還大為感激呢!

林振渠也會為人觀兆,或者幫人招陰間的親屬見面,問問死後的生活情形。當上壇時,鬼便附在他身上,假裝問事人母親的聲音說話,說出他母親的事與其平常所說的話,臨死穿甚麼樣的禮服,問事人幼年的乳名等等,使問事的人相信。如果有人請他趕鬼,鬼便附在他身上,作出種種奇怪動作,各房亂跑,假裝跳神模樣,趕出鬼去,其實不過是小鬼讓大鬼,大鬼吩咐小鬼走開而已。林振渠還能將舌頭劃一條口子,流出幾杯血來,鬼離開之後,舌頭仍如常態。這樣,信他的人就多起來了,他也投桃報李,為鬼作了兩個泥像。

但是說也奇怪,每被鬼附身一次之後,他的身體就極其疲乏;被附時自己完全失掉知覺,鬼怎樣說就怎樣說,怎樣跳就怎樣跳。最初是他允許鬼上身來,鬼才能附上。後來不叫鬼上身,鬼也可以自己跳上身來。甚至正在喫飯時候,鬼也跳到身上,亂舞幾小時才醒轉過來。林振渠雖然發財,身心卻非常痛苦,然而「人在江湖」,此刻已是身不由主了。

有一天他實在受不了了,逃到漆山妻子的娘家中。鬼因為離開了自己的管轄地區,也不方便前來找他。那時正有傳道人在漆山傳播福音,林振渠也前往聽講。那位傳道人看見林君聽得非常起勁,講完之後就走到他面前說:『我看你特別需要耶穌。』林君即刻回答說:『我真是特別需要耶穌。』

傳道人立刻再將主的話向他說明,又送他一本約翰福音的單行本。於是林君談起自己是交鬼的,又談起如何逃到漆山的經過。那位傳道人勸他仍回福州,帶著主耶穌去對付那兩個鬼,不然兩造的關係斷絕不了,有一天路上還是會堵到的!

於是次日,林振渠即刻回鄉,晚間天黑時,果然兩個鬼又來找他了。林振渠怕他們報仇,急忙拿出約翰福音來讀。讀時鬼便遲遲走來,不如先前那樣快速,但仍繼續前進。林振渠心急如同火燒,怕他們一跳上身,暈迷失去知覺,便無法應付了。情形緊急之下,他立即大呼:『主耶穌呀!求你救我!』

說也奇怪,一呼耶穌之名,鬼即往後退去,再呼再退;但不呼主名,鬼又走來,如是經過數十次之多,二鬼雖不能近身,他也精疲力盡了。幸而此時已經天亮,雞一叫,鬼就退了。林振渠急忙趕回漆山,將情形告訴傳道人。傳道人告訴他說:『你還要回去,把一切偶像符咒除去,他便不敢再來找了。』

次日,林君又趕回福州,到家之後,左手拿著約翰福音,右手將家中二鬼的泥像摔碎,又將各處黃條符紙撕去,鬼便從此不敢再來。林振渠既已信主,遂在鄉間傳道。他常對人說道:『許多人說耶穌不是復活的主,我林某決不承認,即使把我用刀切成肉糊,我也不能不承認耶穌是復活的主,因為一喊耶穌的名,鬼即往後退去。』(文/張郁嵐弟兄)

・*:.。..。.:*・・*:.。..。.:*・・*:.。..。.:*・・*・*:.。..。.kiss 表情符號

「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世界上有許多的人,相信有鬼,相信扶乩,相信占卜,卻不信有真神。
其實如果世界上有鬼,反過來說一定有神,因為鬼就是假的神。世界的東西,都是先有真的,後有假的。神也是這樣,真神只有一位,假神卻有千萬。且假神怕真神,耶穌才是真活神。 水深之處(水深之处)

— 和周伯誠 Kelly Chew

12977028_10153732093263432_159948658653247186_o.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mmccds 的頭像
ccmmccds

ccmmccds的部落格

ccmmcc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